“十本好书任务”随笔 | 杨绛:钱钟书,是我一生的事业!

您当前的位置 :宁波出版社 > 本社新闻 正文

2017-06-02
  • 4月的“十本好书任务”随笔
    关于一位百年罕见的奇女子 
     
    “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”
    虽为女子,却被尊称“先生”
    她是钱钟书“最好的妻,最才的女”!
     
    杨绛:钱钟书,是我一生的事业
     
    文 | 傅柳静
     
            她是一位世纪老人,出生于辛亥革命前夜,完整而深刻地经历了现当代中国跌宕起伏的演进。
            她是百年罕见的奇女子,中国杰出的作家、翻译家、小说家、剧作家,虽为女子,却一生被敬仰尊称为“先生”。
            她就是杨绛,钱钟书一生的的妻子、情人和朋友;钱钟书心里“最好的妻,最才的女”!
     
    陪同丈夫留学,中断清华学业
            杨绛是不折不扣的民国才女。她出生名门,父亲杨荫杭是京师检察厅检察长,大概就是民国时期京师检察系统的“一把手”。1932年春天,杨绛考入清华大学,与钱钟书相识。一个说“我没有订婚”,一个说“我也没有男朋友”,于是结缘并在1935年成婚,从此成就一段六十余年的美满婚姻。
    杨绛选择了追随丈夫,此生不渝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结婚不久,钱钟书获得了中英庚款留学奖学金,其时,杨绛即将在清华研究院毕业,她毫不犹豫地中断了清华学业,陪丈夫远赴英法游学。三十年代,一个女子能够考入清华大学是一件不易的事,但杨绛选择了追随丈夫,此生不渝。
            钱钟书是满腹经纶的才子,生活上却似一个孩子,非常不能自理。在这之前,杨绛也是双手不沾尘的大小姐,但她为了照顾丈夫的生活起居,揽下生活一切杂事:做饭制衣,翻墙爬窗,无所不能。即便在医院做产,钱钟书在家不时闯“祸”,台灯弄坏了,“不要紧”;墨水染了桌布,“不要紧”;颧骨生疔了,“不要紧”——事后确都一一妙手解难,杨绛的“不要紧”伴随了钱钟书的一生,让钱钟书得以安心、潜心做学问。
     
    辅佐丈夫写《围城》,甘作“灶下婢”
            抗日战争爆发后,杨绛与丈夫选择了回国,辗转任教北大、清华等高校,同时从事文学研究。抗战八年,杨绛饱尝战乱之苦,她的心情是沉重的,她在抗战胜利的热切企盼中,艰难度日,她甘做“灶下婢”,辅佐丈夫全力创作《围城》,成为四十年代文坛的一则佳话。
    种种艰难都不及要钱钟书写《围城》之迫切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 有一天钱钟书对杨绛说,他想写一部长篇小说。杨绛极为高兴,催他快写。为了丈夫能够有充足时间写作,杨绛主动让丈夫减少授课时间,自己来承担更重的生活责任。由于战乱,彼时杨绛与钱钟书的生活早已大不如前,他们很省俭,这个决定需要他们更省俭。恰好他们家的女佣因家乡生活好转要回去,杨绛索性也不再雇佣女佣,只把女佣的工作自己兼任了。劈柴生火烧饭洗衣等等,杨绛是外行,经常给煤熏得满眼是泪,又或给滚油烫出泡来,或切破手指,种种艰难都不及要钱钟书写《围城》之迫切。
            《围城》是1944年动笔的,1946年完成。钱钟书说:“这本书整整写了两年。两年里忧世伤生,屡想中止。由于杨绛女士不断敦促,替我挡了许多事,省出时间来,得以锱铢积累地写完。照例这本书该献给她。”淡淡的言语,却饱含对妻子付出的无比感激与感动。 
     
     致力丈夫博学,九十高龄整理丈夫遗作
            晚年的杨绛,生活不易,唯一的女儿和一生的伴侣相继离开,这种情景非一般人能够体味。但杨绛挺过来了。在2003年谁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女性人物评选中,        杨绛被评价为:瘦小的身躯里蕴藏着感动中国的力量!
     
    年近九旬的杨绛用了无数个日夜整理钱钟书手稿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 1998年,钱钟书去世后,年近九旬的杨绛用了无数个日日夜夜,将钱钟书留下来的零散而残破的手稿,一张一张精心拼贴起来,并陆续付梓。其实尚在钱钟书卧病在床时,就有人想要出版他的东西,但是钱钟书就说:“我的东西,非要经过我自己审过,才能出版。”
            杨绛回忆:钟书的笔记从国外到国内,从上海到北京,从一个宿舍到另一个宿舍,从铁箱、木箱、纸箱,以至麻袋、枕套里进进出出。曾经钱钟书说这些都没用了,但真的没用了吗?那可是丈夫一生孜孜不倦积累的知识,对于研究他的学问和研究中外文化的人珍贵的遗产。我不能这么毁了它…… 
     
            终其一生,杨绛评价自己“我最大的功劳就是保住了钱钟书的淘气和痴气。这是钱钟书的最可贵处。他淘气、天真,加上他过人的智慧,成了现在众人心中博学而又风趣的钱钟书。”
            百岁高寿,传记作家想要写她的一生,杨绛不止一次地说:“我是一个平凡的人,不值得你们作家写,我干脆劝你放弃这项工作,不如多花点功夫研究研究钱先生的学问吧!”
            “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”,我想这是对杨绛先生一生最好的写照吧。如今,杨绛以105岁高龄悄然告别人世,“他们仨”,终于团聚了,祝福老先生,一路走好!
     
    2017年4月
     
    好书共读:
    《杨绛传》
宁波市甬江大道1号 宁波书城8号楼6楼(315040)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许( 浙)字33号 浙ICP备11060964号